账房先生

因他航行深渊而不沉入其中。

评《岁月与他》——岁月比爱更冷

噢天啊千层酥太太我喜欢你
转完就睡

重阳大姥姥:

最近有点乱我就不打tag了,反正正主已经看过了,发出来just存档。


致我的相声搭档,林紑。


        林紑和我关系算得上亲切了(毕竟我是她的父亲),因为平日里聊起对某些事的看法有诸多重合之处,加之都是爱看虐写虐的文手,难免也经常聊聊各种同人文的虐。虐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桃李春风是虐,papi酱的张总教你拍电影也是虐,仔细想想连闯码头都充斥着现实主义悲剧色彩,带着浓浓的狄更斯风味。(并不
        那么,如何评价《岁月与他》的虐?
        文前说,这是一个bug挺多的流水账。的确,《岁月与他》全篇跟成都这块冲积扇一样平铺直叙,闲散得近似聊天一般的文风把一个从大学开始的故事讲到《伪装者》的诞生。有句我个人很喜欢的话叫做“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年纪尚浅时炽热的情感总以为自己能够融化寒骨的现实,又害怕太过滚烫撩起燎原的火。再长些年就像徐克的电影一样,逐渐冷凝下来,成了过去融化的寒骨现实。
        文中,大学时期的师哥和师弟都是纯粹的演员,实打实的学院派出身,干活都带着一股话剧味儿。就整篇文而言风格趋于平实,但在涉及到中戏和两个人的关系时出现了全文的高潮。《南音》里的床戏令人印象深刻,火车站旁边的旅馆房间里,郑南音像藤蔓一样缓慢且犹豫地生长进白色的床单里,像热带雨林一样热烈且潮湿。而《岁月与他》的床戏扎根于背景的雨夜里,年轻的师弟和略带逃避意味的师哥,来势凶猛,洪水滔滔。他们两需要这场做爱钉住对方,也需要用这场性爱来作为一段模糊不清的关系的总结。
        提行,许多年后,师弟没钱没名,最初的心愿——演戏也没实现。如果真的有那种片酬低但本子好有挑战性的角色该多好,平白塑造出一个为艺术献身的形象,没准还能私底下就像看毕业大戏一样翻出来看上好几回,可惜都想的太美。
        直到和师哥的合作从天而降,师弟翻着剧本延续多年前对于关系的思索,没了当年的热血,连熟不熟都不敢判断。
        嘿师哥,你还记得那碗热干面吗?肯定忘了吧您贵人多忘事儿啊。嫂子漂亮,真的,哎呀怎么手艺也这么好,师哥有福了啊。
        我想象里的师弟推开门坐到饭桌上啦,大概就是这话了。一篇能带着读者一起走进了两个人的生活世界里的rps,厉害到让我都不想承认这个人和我在一个班现在正在两个寝室外和我同一个床位。
        头尾都有关于热干面的情节,起先是疑似在武汉的时候:大热天里热茶和一碗热干面加两份花生碎在一个铺面相逢,尽管不是什么科学的设定,但把两个角色给扔到一个共同的经历里浸过一趟,再往后彼此心照不宣。师哥不说,师弟不讲。这个故事的开头是《唐璜》和热干面,结尾是《伪装者》和热干面。无人的街上偶尔开过一辆打着远光的车,载着一碗欠了许多年的热干面,一场即将上映的戏,一段飘出窗外的记忆。
        他们都还记得,但他们都已经冷下来了,车灯打在前面晕一道很远的暖光,一直照到他们还一起坐在早餐铺上吃面的一周里。师弟的鼻子尖上冒着点汗,还偷偷抬眼看师哥那杯茶上的热气。
        这人真怪,师弟腹诽。

评论
热度 ( 4 )
  1. 账房先生title 转载了此文字
    噢天啊千层酥太太我喜欢你转完就睡
  2. titletitl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莲巳日天
    好像tag比较安静了把长评转出来打上tag岁月与他链接走这儿

© 账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