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因他航行深渊而不沉入其中。

梦话存档

只有对于那些真正的卡夫卡来说,勃罗德才是勃罗德。而马克斯.勃罗德其人之于卡夫卡之外,只是绞肉机和稻草。


她感到自我厌恶,因为她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她本人有多卑劣。

虚荣浮夸、心里阴暗、懦弱无能和暴躁善妒构成她百分之八十的躯体。然而可笑的是,她仍然近乎病态地渴求别人的目光和赞赏。她是沉默的沼泽,珍而重之地哄骗来每一分能够骗来的爱意,把它们掩埋消化,拖死每一个以为她是自己卡夫卡的勃罗德。


后来既没有绞肉机也没有新的稻草了。

她只好从胃里翻找过去的那些残渣,最终她学会反刍和冬眠,副产品是加倍的内疚和羞愧。于是她这才感到自己完整了,离开的勃罗德们剩下的副产品填满了剩下八分之二十的她。


她的躯体和思想是自给自足的工厂,把自己改造加工。最终她变成了世界的标本,被人笑着说是一滩黏糊糊的烂泥。

评论
热度 ( 2 )

© 账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