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因他航行深渊而不沉入其中。

【楚萧】闻道

掌门义父离去已三月有余,我空挂着个从天而降的掌门印,左支右绌勉强将内外事宜打理了个七七八八,方才着手整理起他的旧物来。

昔日义父暂居的内室里,雪莲药香俱已散尽。摆件物什均至简至朴,撇去掌门起居所需,‘萧疏寒’其人尚留存于此处的,竟唯一尺素、一画卷尔。

画卷未尝寻得落款,却应是为人所赠。我少时尘念深重,贪玩戏耍之间也曾将书画丹青那一套学去了点皮毛,仍看不出这手笔出自哪朝哪家。卷上画面甚简单,绘的是山前酒家,中天满月之景。只是小笔小触,不作名川大山,偏挑这山野小店落笔,未免叫人费解。

另一物许是折叠过久不曾打开,已展不平了。信上寥寥数字,龙飞凤舞,恣肆张扬,是我没有见过的笔迹:“当日所授,某虽苦心钻营,仍是不懂。还望小道长赐教。”我心下一惊,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几人能对武当掌门说出这般字句来。

照理义父尘缘已了,我不便再过问有关此二物的任何始末,只是……

——不知义父后来教了他些什么,不知那人后来懂了吗。


———————————————————————————————


其实是关于那个掌门教老楚吹箫的想法的段子产物(wait我明明想开车的

选了小棠的视角……因为当时开出奇遇回答小棠是下任掌门的时候太震惊了……想了想得要让小棠成长成什么样子啊 我靠 虐爆天马流星群

你们武当选掌门是选大道无情吗??我怎么看起来好像在选尘缘未了???写一下武当掌门列传:《不了情——记萧疏寒》《新不了情——记萧居棠》(等等

其实关于前面讲的“离开”,既可以理解为师尊尘缘难了,终成执念←没有办法登仙然后die

也可以理解为太上忘情了顿悟了飞升了,把这俩承载着执念的东西留下来,真正忘了老楚

anyway 都很……我嗑爆楚萧




评论 ( 8 )
热度 ( 38 )

© 账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