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因他航行深渊而不沉入其中。

【AM】尘土合上海伦的眼睛

大约十几年后我又遇见过他一次。

那时他是个孩子,十多岁,正在游园会上追逐一只误闯进来的松鼠,而它不知为何跳到了我的怀里。我拎起那只小东西,预备递给这个跑得气喘吁吁的男孩。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他。这本该让人感到荒谬——上一次他不过二十多岁,看起来却比任何人更苍老——一个人怎么可能这样摆布时间?然而这感觉是那么自然,好像这只是一次约定,反而一点都不显得强烈。

“谢谢您,先生,”男孩看着我,虹膜是灰蓝色,黑发那么柔软,“我要走啦。”然后他接过那只松鼠,头也不回地消失在接吻亭拥挤的人墙后面。

妻子后来告诉我当时她看见我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但很奇怪这些都不在我的记忆当中。这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再次身处游园会的场景,对于他的告别,我似乎听到另一个声音给出了一个答非所问的回复。

“我也爱你。”那个声音说。

从这以后我再也没有做过那些梦。


↑翻到了自己草稿箱里八百年前瞎瘠薄写的片段

大概是一个未完成的千年后转生梗……的结尾(你闭嘴吧

勉励一下自己 有机会记得写完啊x

评论 ( 5 )
热度 ( 17 )

© 账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