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因他航行深渊而不沉入其中。

永远跟党走 同志爱同志

*当然是两个儿子的互动当然是老掉牙的设定当然是时代的眼泪里沉浮的老年人所思所想

*瞎几把乱写

 

“一个夜晚,神父。我只乞求一个夜晚。”在这个奇妙的沉默时刻里,坐在横梁上的恶魔与他对视,蛇一般的竖瞳里映着天父缄默的使者,“考虑到你过去向我提过的那些不合情理的古怪要求,这再公平不过了。”

一个夜晚,这声音听起来像来自另一个时空,Galahad试图为自己找一个拒绝的理由,可是这里只有他和Sasal,多么古怪的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里他难以呼吸和思考。蛇是善于诱惑的生物,但他知道自己的兴奋并不来自于恶魔话语里的暧昧。鲜血、苦难以及情欲逐渐填满他生命的骨架,这是个叫人着迷的过程,就好像他终于活着,就好像他创造着自己。因他不屑上帝滥造的泥土,所以要把它们全都剥离,重新填上骨肉;又因他忠于上帝,所以要以苦难引领自己新生。Galahad舔舔嘴唇,好像那里沾着一粒砂糖。

“我的每个夜晚都属于圣堂,Sasal,你无法进入那里。”

恶魔笑起来,那模样的的确确像个孩子“是吗,神父?你依旧认为那座雕像里住着耶稣吗?”

“……这千真万确。”年轻的神父垂下眼睛在胸前画了一个再虔诚不过的十字,毕竟他从六岁开始就习惯这么做了。千真万确,主在人们身体里住着,Galahad这么想着,但他已经死了。


评论
热度 ( 5 )

© 账房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