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给自己存个图]2011年Burberry写真

目前最喜欢的一张科,最早在某个视频封面上看见的时候就被惊艳得不行

那种沉郁而清冷的好看,又内敛又锋利

这个人的颧骨和嘴唇仿佛天生用来叫人亲吻


欲罢不能

我疯了我想要大叫

想对他这样那样那样这样iasfjaiugwoeif

流浪互助协会的温馨故事

#当然是吹梗啦:D
#先吹为敬 搞搞旧脑洞
#他们真好 我爱他们

刚刚变成僵尸不敢见人的年轻男人Lowell
和被扫地出门过一天算一天的瘾君子Cathal

他们在Cathal住的那个停车场相遇了
Cathal主动打了招呼并邀请看起来很落魄的Lowell一起去体育馆
教给他很多流浪汉生活技巧
并认为他们结成了很好的流浪同盟

而Lowell
非常饿
但是当某次他撞见Cathal丢弃针管的场景后
开始思考是不是要帮自己的储备粮戒毒

对 储备粮 Lowell告诉自己 就是储备粮
不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怪人?

预测这个题目简直贼适合队琴
讲真审判就是官方答题啊
好少女好喜欢噢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在我妈的手机里发现了这个......。

开始思考究竟是我无意习得了用意识操作手机的魔法还是我的母亲有意掩盖着自己的第二人格

卧槽 我怕死了

我的天这个长发沃少
天哪
我有一口天使队现在就要吃

想吃杀手莱昂AU的Damien X Cathal

“敌基督?”

“敌基督。”

“......呃,真不赖,我猜?”

“你猜?”

“差不多,总的来说还蛮酷的。关于我的邻居是敌基督这件事,想想看,我曾经房间的隔壁每天晚上都躺着一个恶魔--脑袋上写着666,哇噢。”

“这不叫'蛮酷',”年轻的敌基督皱起眉头,向后退了一步,“听着,你该离我远点...”

“嘿,拜托了敌基督先生。我只不过翻墙回家拿点现金…我那个倒霉老爹,不管怎么说他的尸体也还是挺吓人的。我是说,他是个混蛋但是多少还是,可能有点吓到我了……

“进来。”

“?”Cathal眨了眨眼睛。

“我说行了。”Damien揉揉太阳穴,“进来之前先把眼泪擦干净,小孩。”

今天份的AM和BC

我以为旅人将我热情都燃尽 你却像一张情书感觉很初级
要我说他却比时光还利落

达弗妮

死亡不是她的枷锁,她流淌在穿过树叶的风中,因她到死也是一个自由的灵魂。
这灵魂。

决战在即虽然当着上级的面摔了眼镜但还是有点怕怕

“鲍里斯.别里亚克,是否有人告诉过您……”

“没有,如果你想说‘狭促鬼’这个词儿的话,没有。但要是‘讨人喜爱’,那就有,有很多次。”

洛马琴科瞪了鲍里斯一眼,不说话了。他在战壕里缩成更小的一团,继续低下头拨弄那个绿色罐头的倒霉拉环,喀喇喇的声音是黑夜里一只咀嚼骨头的棕熊。

“您回来有多久了?我想我这会儿得去巡逻……”片刻后他决定结束这段小小的安宁,但再次被鲍里斯打断。

“嘿,洛马琴科——你不喜欢我们这么叫,但在这个地方可由不得你啦——在这地方,这晚上,谁不害怕呢?洛马琴科,我还是喜欢这样叫你……”

鲍里斯的声音远远地传来,到后来洛马琴科已经有些听不清——他走远了。

“狭促鬼,”他听见自己小声说,“别里亚克,你这个狭促鬼。”这声音像一只白色的兔子。

我死去的那一天

我自己是第一个目击者。

有个身体躺在我的床上,冰冷且僵硬,她是我。而我本人又在这里,那么,我福至心灵:我已经死去了。

天还是暗的,电子书十度的亮光流淌在我的眼窝里。你这拥抱竖琴的月桂,为何面带安详的微笑?这是拥抱还是推拒,你这可怜惜的死者?我想,我应当涌向我,缠绕我,好解救我,钉死我。那TAG和那太太,我深知比太阳神更恶梦缠身,更难以抗拒。可是人生--难道人生......

我睁开双眼,仍带着那安详微笑:可不就是吗,亲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