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房先生

他使我的灵魂苏醒。

为啥我只是在QQ空间夸了夸小地盆er老福特就开始疯了一样地给我推billdip肉文写手啊???

企鹅还会吹枕边风啰???

突然侃梗

Tom是革命之月Prencess Marco的超粉

super——fan

但是Marco Diaz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活了几百年以来)最讨厌的人

当他从Star口中获悉MD和PM似乎很熟时简直怒不可遏

“噢,我为什么不喜欢她呢?如果她能让我每年得到650美刀的版权费的话?”

Tom突然发现Prencess Marco Diaz听起来居然那么顺口

“Fuck?”

阿冷冷我知道你看得到!!我们来互写人设嘛!!来嘛!!

R氧化碳:

其实我的确超好奇的……

檎遥:

再转一次。

〇〇亨利贞:

有没有小天使愿意评论一下,比较好奇自己写出的感觉和给别人带来的感觉是否一致。

檎遥:

请……请告诉我!

蛋人美:

好,好的,我也想玩一ha!

笙歌慢:

非常好奇!

真的没人来告诉我从我写的文里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有人玩吗!

没人……没人我过会删!

【AMA】他们和它们

*现代 伴灵设(附1)

*当然只是吹梗没有正文啦:D

*一些相声x just为了搞笑

附1(来自《黑暗物质》三部曲 部分设定

每个人一出生就有一个伴灵。伴灵是主人的一部分精神和灵魂的化身,绝大多数情况下与主人形影不离;

童年时期伴灵形态常有多种变化,成年后定型;

伴灵以动物形态出现,通常与主人性别相反;

约百分之十的人拥有性别一致的伴灵;

约百分之六的人拥有毛色变异的伴灵;

哺乳动物和鸟类是最常见的伴灵形态;

一般情况下人不会碰触其他人的伴灵,或在主人在场的情况下主动与伴灵交谈,反过来对伴灵来说也是如此;

主人与伴灵之间具有一定程度的通感;

主人或伴灵任意一方的死亡会导致另一方的死亡。


*好 开吹

#

在Morgana的少女时期,她的伴灵陪伴她度过了大部分孤独无助的时光。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双方都了解对方甚至胜过自己,然而这份了解最近却不得不经受一次又一次严峻的考验。

Mordred 进入了暴躁忧郁的青春期。

“为什么叫我Mordred?”

“什么?”

“这个名字可能不太适合我的外形。”

“...Mordred,你是一个没有随身携带化妆镜的伴灵,你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院子里的老鼠告诉我,我只是一只'小猫咪',搭配这个名字太滑稽了。”

Poor boy,Morgana不无爱怜地投去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慈爱的一瞥,或许自己在关爱伴灵心理方面真的做得不够?“把它带来,我保证...”

“噢,我已经把它吃了。”

Morgana意识到自己在伴灵心理关爱的方面做得可能真的不够。

#

伟大的Pendragon二世可以发誓他不害怕猫。

然而问题在于,Mordred根本不是什么猫咪。

“它是一个恐怖分子,”Arthur挂着两个黑眼圈幽幽地朝餐桌对面的Morgana说到,“我猜昨天晚上它本准备对我下手--我保证它是一个会喵喵叫的恐怖分子,随时准备谋杀我。”

“Wow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法眼,亲爱的弟弟,”Morgana眯起眼睛,倾身向前,“那么你有没有意识到我就是那个帮凶?”

#

Morgana十八岁那年Mordred变成了一只黑豹。

发誓不害怕猫的Arthur为此感到十分欣慰。

#

#新搬来的邻居带来一只傻鸟,我的伴灵一见到就走不动路怎么办?#

Arthur最终在一个小时后删掉了这几个字,Morgana得知后十分赞许,因为“Arthur 终于明白了论坛的作用在于求助而不是展示自己的愚蠢,他做到了”。

孤立无援的Arthur开始委屈地怀念伴灵厚实的鬃毛。

#

“我认识你吗?”Arthur狐疑地打量着眼前因为追着自己跑了几米而上气不接下气的年轻男人,目光在对方的那对奇怪的韦奇伍德耳朵上逗留了一会儿。

“eh,我是Merlin...”Arthur注意到这个男人嘴唇的形状看起来很完美,下唇处的凹陷表明它非常适合亲吻--他或许还得空注意到了Merlin锋利到能够切割大理石的颧骨,不过这不怪他,毕竟它们太抢镜了。

“所以我不认识你。”Arthur及时收回目光,若无其事地展现出Pendragon式的冷漠。

“Well,我只是想和这几天一直赖在我家里的大狗的主人认识一下。”

“它是狮子!”

Arthur在Merlin的笑声中大声抗议。他在回想起这几天以来莫名其妙的被抚摸的舒适感的同时发现Merlin的手指对于他这么一个呆头呆脑的傻瓜来说可能有点过于漂亮了,而这,Arthur保证,这与他的脸颊有些发烫没有半点关系。

#

“Merlin,god,god...”

“???谢谢夸奖???”

“你的房间里有一只龙?!”

“…Yep?”

“你的房间里有只龙而且还是白色的!!”

“那是我的伴灵。”

#

“噢,Merla是宠物啊。”

#

好极了,Mordred和Asuisa,邪恶变种人Morgana的一双儿女,恐怖组织兄弟会重出江湖。

Pendragon二世的传奇人生。

#

“它叫什么?”

“eh……就叫Lion.”

“Leon?”

“Lion.”

“Poor guy,”Merlin怜悯地拍了拍枕在自己腿上的脑袋,“我现在开始理解它为什么喜欢跑到我家来了。”

#

Morgana从不主动在家里的牛奶消耗殆尽的时候去买牛奶,哪怕这会招致Mordred的(强烈)不满也不买。

“快去吧,Merlin是个好邻居,多些交流没有坏处,”Morgana推推一脸不情愿的Arthur的肩膀,“但是记得下次给他烤个小蛋糕或者带束花儿什么的——Pendragon家有债必偿嘛。”

而且,Young man,Morgana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也不看看自己的伴灵,它都激动得快冲出去了。

#

“你看,这件事情有点奇怪。大多数时候,伴灵和它们的主人都是高同步的……但是,”Arthur有些局促地舔了舔嘴唇,好像那里沾着一粒砂糖或者其他什么东西,“但是有些时候这也有待商榷。关于Lion老是往你那儿跑这回事,它很显然就是在干蠢事。”

“Well,我倒是觉得‘干蠢事’百分百符合这个说法。”

“闭嘴,Merlin,”Arthur听上去就像是个刚吃了五碗伏特加小熊软糖给自己壮胆的胆小鬼,但这不妨碍他把自己想象得十分凶巴巴,“就……先听我说完。我得承认,伴灵的行为可能或多或少有些特殊的意义……我是说,eh,可能,Lion的行为一开始对我有些影响,但是现在——至少今天,”Arthur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好像它们经过这一路狂奔还不够乱似的,“我想,是我影响了它。”

现在他确定自己恼羞成怒了,因为Merlin那个傻瓜几乎就要笑出声了,他只好用一个及时的吻来制止了对方。而这,pendragon二世可以担保,这只是出于战略需要,和他想做的没有一点关系。


Fin.【吹完 他们真好真可爱 我爱他们

突然沉迷星蝶

Marco真的可爱死了 可爱 死了(躺平

两个人都好喜欢呜呜呜简直可爱极了

摸鱼x2

P1 Marco公主 

“震惊!十四岁少女竟对寄宿家庭男孩做出这种事!”

大概是↓

“Star你再这么频繁地弄错我就要怀疑你是故意的了!”

“是故意的呀!”


P2 Star

可能是一个乐队AU

17岁的主唱StarButterfly 

平时是个显而易见的神经病但是在台上有种放大招之前的迷之气场……吧 

Maybe


丕植 好啊 好

一个很搞笑的梦

凌晨的时候我爬起来画了一个浓妆,浓得简直像殓妆,但是天亮之后跑去一照脸上居然啥都没有

一群文科班的小姑娘吭哧吭哧爬到顶楼阳台上去看给杨修砍头,不知道为什么天这时候又黑了。大刀一举突然一个人开始暴哭,然后我也开始暴哭,场面一度变得很失控,然后杨修侧过头瞄了一眼,那种感觉就像说了一句 我走啦

完事之后我拉着曹植(就是刚刚暴哭的那个)在学校操场上散步,路过一个有十米跳台的游泳池,问他 要不要跳个水呀?

当然被拒绝了

散步途中我似乎还暴打了两个口齿不清的年轻恶棍

我妈来叫我的时候我俩正在唱一首关于爱因斯坦加入新四军的歌

[给自己存个图]2011年Burberry写真

目前最喜欢的一张科,最早在某个视频封面上看见的时候就被惊艳得不行

那种沉郁而清冷的好看,又内敛又锋利

这个人的颧骨和嘴唇仿佛天生用来叫人亲吻


欲罢不能

我疯了我想要大叫

想对他这样那样那样这样iasfjaiugwoeif

流浪互助协会的温馨故事

#当然是吹梗啦:D
#先吹为敬 搞搞旧脑洞
#他们真好 我爱他们

刚刚变成僵尸不敢见人的年轻男人Lowell
和被扫地出门过一天算一天的瘾君子Cathal

他们在Cathal住的那个停车场相遇了
Cathal主动打了招呼并邀请看起来很落魄的Lowell一起去体育馆
教给他很多流浪汉生活技巧
并认为他们结成了很好的流浪同盟

而Lowell
非常饿
但是当某次他撞见Cathal丢弃针管的场景后
开始思考是不是要帮自己的储备粮戒毒

对 储备粮 Lowell告诉自己 就是储备粮
不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越来越离不开这个怪人?

预测这个题目简直贼适合队琴
讲真审判就是官方答题啊
好少女好喜欢噢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